孝子悲歌!高雄一名男子20年來目睹父親對母親家暴,並常磨刀恐嚇要殺母親,前晚父親又磨刀威脅要扭斷母親脖子,他想和父親談判,但整夜在房外徘徊掙扎,開不了口,昨早他趁母親叫妹妹起床空檔,持殺魚刀刺熟睡的父親4刀,父親肚破腸流慘死。孝子弒父後報警自首,他說:「明知這樣做不對,但爸爸若真傷害媽媽怎麼辦?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媽媽!」訊後被依殺人罪移送,聲押獲准。

警方調查,弒父的曾韋儒(23歲)與26歲姊姊、16歲妹妹和父母,住在鳳山區一棟透天厝,父親曾茂泉(51歲)在一樓經營帆布行。曾韋儒今年4月退伍後就在家中帆布行工作,鄰居說,他對父母講話和順恭敬,對鄰居也彬彬有禮,「感覺是很孝順有禮貌的孩子」。 

無助無奈從小積恨
悲劇發生後,鄰居說要串聯向法院陳情,「他是孝子,殺父恐有不得已苦衷」,請法官網開一面。律師葉銘進指,殺害直系血親會處死刑或無期徒刑,但法官可依嫌疑人自首及考量弒父起因是為保護母親,在可憫恕情況下,減輕其刑。 

▼案發現場


曾男向警方表示,爸爸長期酗酒,他自有記憶以來,爸爸常在酒後對媽媽(47歲)言語及肢體暴力,並多次當著全家的面,磨一把50公分的殺魚刀,讓他們活在恐懼中,「有一次爸爸把媽媽打到腦震盪送醫,當時因年紀小,無助也無奈,但對爸爸的積恨壓抑在心底20年」。日前爸爸邀全家外出用餐,還語帶恐嚇說:「要不要全家去吃晚飯,反正是最後一餐!」 

狠嗆「扭斷妳脖子」
曾男說,前晚10時許,爸爸酒後又開始磨刀,並對媽媽說:「要扭斷妳脖子,讓妳只剩眼睛可看!」他和姊妹苦勸,爸爸態度仍強硬,家人後來各自回房休息,他擔心母親被害,徹夜難眠,深覺全家人長期活在爸爸家暴陰影下,已忍受不了,決定和爸爸談判。

但他在3樓爸媽房門外徘徊一整夜,不知如何開口,天亮時他想: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。」清晨6時50分,他在房內聽見媽媽走出臥室上樓叫妹妹起床,隨即到一樓從爸爸的工具箱中拿出殺魚刀,回到爸媽臥室,開門進入朝睡夢中的爸爸揮刀。

警方調查,曾父驚醒欲抵抗,仍遭兒子猛刺4刀,胸口中2刀、劃傷1刀,腹部也有一處穿刺刀傷,最後翻落床邊,因傷口太深腸子外露,倒臥血泊中死亡。

▼曾男行兇的50公分殺魚刀,是父親常磨的刀


曾母聽見聲響趕來察看,驚見兒子殺了丈夫,不知該怎麼辦;曾男則冷靜地帶著刀回四樓房間,換下衣物,打電話報案:「我殺人了。」整個過程僅約3分鐘。 

母泣:應帶兒離家
曾男接受檢方偵訊時表情平靜呆滯,眼神經常放空,偶爾回答:「不想講。」或乾脆沉默。曾母崩潰自責哭泣說:「應該要早點帶小孩離開這個家庭,他就不會犯下這個罪過。」

高市社會局清查,曾母在2004年曾通報家暴,社工想協助她申請保護令遭拒;2006年再度接獲通報,曾母又因擔心激怒丈夫婉拒社工介入,之後致電追蹤,曾母都說會自行處理,無生命危險。

▼曾妻昨與長女不發一語返家


前天晚上曾父磨刀時,曾家長女和曾母兩度撥打113婦幼保護專線求援,接電話的人員建議就近報警,但長女擔心激怒父親不同意,曾母后來致電回報狀況穩定,就掛上電話未繼續求援。 

曾找社工不敢報警
衛福部保護服務司司長張秀鴛昨證實,前晚10時42分接獲曾家長女求助,指母親因遲交水電費,父親在磨刀,威脅將她趕出家門,專線人員說要協助報警,長女表示與母親商議後再致電告知。10時57分,曾母致電稱兒子已在一樓勸阻先生,警方到場會激怒先生,並表達自己可處理,社工判斷當事人無立即危險未報警。

張秀鴛強調,初步瞭解社工作法並無不妥,113專線接獲民眾通報時,會先判斷是否處「危急狀態」,若現場有人拿刀殺人或孩童有危險時,就會立即通報警方到場。

大仁科技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黃玫瑰認為,本案社工確實難為,但仍建議社工致電警方,警察較瞭解在地實況,會做更精確判斷,保護系統更細微,或可避免悲劇。

 

文章來源:http://ck101.com/thread-3115992-1-12.html

創作者介紹

時事異言堂

dksopn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