▲鄭捷在北捷兇殘屠殺(資料照片),死者張正翰的父母昨捧兒子遺照到法庭旁聽,要求盡早判鄭捷極刑

今年5月發生震驚全台的「北捷殺人案」,一共造成4死24傷的慘劇,狠心殺人的兇手鄭捷遭裁定羈押。新北地院4日再度開庭審理北捷殺人案,傳喚鄭捷的國中同學、高中同學,以及在看守所與鄭捷短暫同居2天的吳姓囚友,並提訊在押的鄭捷審問,鄭捷依舊不改冷血態度,其友人證稱「殺人有牽掛叫作秀,即使是我珍視的人在前面,我也照殺不誤。」且到捷運砍人,「行進中誰都逃不出去,能拉多少是多少」。這番鄭捷殺人的告白證詞,讓法庭上所有人不寒而慄,死者張正翰的母親當庭痛罵,「根本是有計劃殺人,應盡早判他極刑!」



新北地院為釐清鄭捷(二十一歲)的殺人動機、犯後態度,作為是否判死刑的參考,昨傳喚三證人作證。鄭捷昨一早穿著格子襯衫從北所被押解到新北地院,相較於先前出庭時眼露兇光、怒瞪媒體,他昨天戴上口罩、粗框眼鏡,押解上囚車時,也未轉頭看媒體鏡頭。 



昨首先作證的是鄭捷在北市弘道國中就讀時的李姓同學。李男是鄭捷的麻吉,多年來保持密切聯絡,鄭今年五月二十一日犯案當天曾跟他碰面,隨後展開屠殺。 

李男說,鄭捷高中時就立下砍人制約(誓約),且說一定要完成;五月二十一日中午兩人在麥當勞見面談網路遊戲,結束後鄭只多說一句:「晚一點要動手。」李男稱當下他很困惑,不知該如何反應。 

▼新北地檢求處鄭捷死刑 新北地檢署偵辦捷運隨機殺人案,21日以殺人罪4次、殺人未遂罪22次對兇嫌鄭捷(中)提起公訴,請求法院依法處以死刑。



「能拉多少人是多少」

第二名作證的是鄭捷的鄭姓板橋高中同學。他表示看過鄭捷高二時寫的網誌,知道鄭捷早就想砍人,兩年前兩人在網路聊天,鄭捷說:「我估計我會到捷運砍人,行進中誰都逃不出去,能拉多少是多少,殺人有牽掛叫作秀,即使是我珍視的人在前面,我也照殺不誤。」

鄭男說,他當時敷衍回說:「碰到我時,看在以前情分上記得先打聲招呼,我怕痛,不要讓我痛苦太久。」不料鄭捷無情回稱:「我那時(指動手時)眼中每個人都是平等的,要在最短時間帶走最多人,最好能一刀斃命。」 

而鄭男因從鄭捷的網誌發現殺人意圖,多次通報給東海大學,想要阻止悲劇發生,法官在庭上也感謝他的努力。他還透露,鄭捷被收押後曾寫信給他,表示殺了第一刀後,「就有精神、肉體剝離的感覺,沒那麼喜歡殺人」,但最後又說:「我不後悔」,甚至感謝鄭姓同學「百般阻撓」,讓他見識到朋友間的情義。 

▼三人作證摘要



獄友不敢比鄭捷先睡

最後一名證人吳繼堯是鄭捷在北所同捨房前室友,吳男原是補習班老師,因涉猥褻多名男童近百次遭收押,他與鄭捷同囚雙人捨房兩天。吳男說,和鄭捷同捨房壓力很大,「不敢比鄭捷先睡,都等鄭捷睡了才敢休息」,甚至連鄭捷半夜如廁等動靜他都知道,隔天放風還被其他收容人虧說:「你怎麼還活著?」

檢察官問吳男,兩人談話時鄭捷有無流淚、哽咽或表達後悔痛苦之意?吳回稱「都沒有。」

家屬捧遺照求快判死



死者張正翰的父母昨也出庭,張母捧著兒子遺照痛罵鄭捷是「惡魔!」她說,她的博士兒子北上求職,因為鄭捷,回不了家,「而惡魔還坐在那裡,我卻找不到我的兒子!」她表示鄭捷一點悔意也沒有,哭求法官盡早判死。

鄭捷在庭上聽到這些指控時,不發一語,完全沒有表情,也不看張正翰的父母親,只有在一名受害的女乘客出面指證時,鄭捷才轉頭撇了她一眼,態度輕蔑,讓張母不能接受,事後受訪時痛哭指出,鄭捷的國中同學知道很多,卻沒有把實情講出來,在替鄭捷這個惡魔掩飾,要家屬如何接受。庭訊結束後,合議庭表示,下次將傳喚曾幫鄭捷做精神鑑定的台大醫師。

 

文章來源:http://ck101.com/thread-3116656-1-9.html

創作者介紹

時事異言堂

dksopn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