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手打造猴硐成為貓村的貓夫人簡佩玲,離開貓村了。2009年,簡佩玲揹著相機來到猴硐,憑著對貓的喜愛與直覺,她在繁華落盡的山城,看見數十隻貓或坐或躺,優雅地品味午後時光。當快門按下,她循著貓的步伐,找到改變猴硐的力量。

初次來到猴硐,簡佩玲走在靜謐地街道,觀察到這個過去因為煤礦而繁華的山城只剩老人,以及車站旁的大大的「產煤裕國」四字,標示著過往繁華。當時為2009年,猴硐光復里不只居民少,也沒有商家進駐,在街道上還不時看見與人保持距離的貓咪。

簡佩玲揹著相機,在猴硐小徑間邁開步伐,留下貓咪與記憶中的台灣印象。隨著一次次的尋訪,她決定在此停下腳步,留在山城建立人與貓咪的信賴關係。

她辦衛教課程、教正確觀念

接下來半年,她頻繁地出現在貓咪眼前;她說,貓咪開始轉變,開始用好奇的眼神看著來往的人類。當時光復里有居民用剩菜剩飯餵養貓咪,沒吃完的食物往往在炎夏敗壞,社區便瀰漫著作嘔的酸味。

簡佩玲找獸醫進駐,開辦衛教課程,透過一次次宣導,告訴大家養貓的正確觀念;她注意到猴硐潮濕的氣候,讓貓多出現上呼吸道感染的毛病,她帶著離胺酸和眼藥水,還有醫療團隊,改善貓咪的健康問題。

「街貓非家貓」照護標準不同

簡佩玲成功改善建立了貓與人的關係及相處之道,貓村遠近馳名。今年6月,長期投注心力在猴硐貓咪的她,因為將貓咪送到收容所引發爭議,各方批評令她萌生退意。面對外界指責她消費貓咪、不願救貓,她表示,猴硐的貓本來就是街貓,不是家貓,無法以家貓的照護標準,強加在街貓身上。她無法24小時守在猴硐救治這裡的貓。

責難紛至沓來,簡佩玲表示,除了傷心無奈,還有不捨及失望。她說,猴硐居民已懂如何和貓互動,自7月退出猴硐,並稍做休息。

這段時間,簡佩玲待在家的時間比以前多;她說,在家裡大家都不談猴硐,在猴硐五年付出太多,家人明白這段期間的流言蜚語,讓她受傷不輕。簡佩玲對貓的初衷並未改變,她說,台灣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協助,很多角落還需要落實對養貓的正確觀念,接下來,她打算暫時停下腳步,沉潛後再繼續循著貓的步伐出發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時事異言堂

dksopn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